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关于美慈 > 美慈动态
2017大连夏季达沃斯-Simon O'Connell呼吁中国人在全球事务中承担领导角色
来源: 时间:2017-06-29


世界领导角色都由西方人担任并非最佳选择


Simon O'Connell 国际美慈组织欧洲执行主任、全球高级副总裁


    你想过世界银行的行长为什么总是美国人吗?很明显,自1946年世界银行成立以来,每位世界银行的领导人都是美国公民。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又如何呢?自1946年以来,所有11位该机构的总裁都是欧洲人,其中的5位来自法国,这还包括了最近6位中的4位。


    那么世界粮食计划署呢?它最近的5位执行主任都是美国人。再看看联合国维和行动部吧,它最近的5位领导人都是法国人。那世界上最资深的人道主义者,联合国紧急救援协调员的情况又如何呢?它最近的3位(很快就会有4位了)全都是英国人。还有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他们都来自欧洲、美国或者日本。


    这些都是监管整个世界全球发展道路和危机响应的机构,他们中的许多机构,包括“布雷顿森林会议”建立起来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作为一个稳定的和繁荣的新世界秩序的基石。但是,长期以来,人们批评它们已经过时,是二十世纪政治架构和西方意识形态的延伸。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可以证明这一切。


    确实,上述机构的领导人都有最高的意愿和无可挑剔的资格。期盼一个完美的全球任人唯贤的体制是不现实的,但是这些机构领导层的现状显而易见,这些顶尖的工作被大量分发给发达国家,就类似继续在进行新殖民主义的瓜分。


    现在是超越这些陈旧做法的时候了。那些遥不可及、自上而下和一刀切的机构是不能足以理解和回应人民的需求,也不能拿出相应的解决方法。缺乏角度和方法上的多样性扼杀了灵活性和创新,而这正是在这个快节奏变化时代的关键所在。如果所有的领导都具有相似的背景,指望他们有新的创意或改善既有的秩序的可能性会很小。


    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加剧的多极世界里。地缘政治关系正在不断变化,新的势力正在上升,旧的势力正在被政治地震所震撼。西方社会最能体现出这一态势的是特朗普总统的当选、英国脱欧,以及民粹主义政治和本土主义者意识的兴起,在这个流动性极大和变化飞速的时代,很明显我们比以往任何时间都需要改革我们的全球制度,以适应我们的时代。

     那这些是什么样时代呢?联合国难民署刚刚公布了全球流离失所人数的最新数据。他们已经超过6500万人,而且平均流离失所的时间为22年,是整整一代人的跨度。超过2100万流离失所的人是难民,他们中超过80%的人在发展中国家生活。



图: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全世界被迫流离失所的人数为:65,600,000


难民人数:22,500,000


无国籍人数:10,000,000


 安置的难民人数:189,300 2006年数据)


    当然,对世界发展和人道主义体系进行规模化改革是非常具有实质性挑战的,因此,它看起来是令人生畏的,但关键改革还是必需的。既然我们一定要从某一点开始下手,那为什么不从建立更稳定、更繁荣世界前线的那些主要国际机构的领导人选那里入手呢?


    中国现在无疑是非洲最大投资方。中国同时也是非洲的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双边捐赠方(仅次于美国和阿联酋)。中国也正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进行一系列大规模的基础建设项目。当“一带一路”倡议开始实施后,将有68个国家参与其中,影响40多亿人。与一带一路的倡议相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建西欧的“马歇尔计划”就相形见拙了。确实,现在是时候鼓励和支持来自中国的领导人角色,他们可以利用他们的新思想和专长,带来与西方不同的另类视角。


    在最近一次“共享社会”的演讲中,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阐述了一个基于支持社区、当地网络和社会凝聚力来解决不公平问题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她也强调需要建立一个任人唯贤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你生于何处并不会决定你的成就。


    她在为脱欧后的英国寻求一个全球的地位,即一个“全球英国”。既如此,特雷莎·首相也可以很好地应用这些原则到国际行动中去,这应该包括在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样全球化的机构中支持增加领导层的多样化。通常,在这方面,人们将这一趋势通过南北或南南的表述来过分简单化,从而忽略了我们生活世界的复杂性和互联互通性。


    在此,也一定不要忽视国际非政府组织。尽管许多国际非政府组织确实比大多数全球化机构更具多样性,但也缺乏足够的从发展中国家或受危机影响的社区来的高级领导人。


    在这方面,目前已经有了一些改进的信号了。例如,世界卫生组织将从今年71日起第一次迎来一位埃塞俄比亚籍领导人。这确实是进步,但是我们还需要做得更多。排斥从既有俱乐部以外的人来担任全球机构的领导职位并不是新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严肃认真对待改善全球治理和透明度,以及解决在全球混乱和不稳定基础上的机会不平等问题,我们就不应该只空谈包容,我们需要脚踏实地,落到实处。


   原文详见: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7/06 ... 50450071451cd4f78ef317a73





更多>>美慈项目合作伙伴